<dd id="fvjnq"></dd>
    1. <th id="fvjnq"><track id="fvjnq"></track></th>

      <em id="fvjnq"></em>
      <s id="fvjnq"><object id="fvjnq"></object></s><th id="fvjnq"></th>

      稀土業惡補深加工 企業感嘆轉型起步太晚

      ◇更新整理:   ◇瀏覽:668次   ◇更新時間:2012-06-14  

       


       自3月中旬以來稀土價格又續升勢,釹鐵硼核心材料金屬鐠釹價格目前已升至58.5萬元/噸,氧化鐠釹也從36萬元/噸升至46萬元/噸,漲幅接近30%。稀土價格的觸底反彈,令市場對稀土開采和加工企業二季度的業績頗為樂觀。hrz強力磁鐵廠家_東莞磁鐵廠家

       
      深加工艱難轉型
       
      然而,企業盈利的好轉并不能掩蓋這樣一個事實:國內稀土開采和加工企業的盈利多依賴于稀土價格的上揚,而缺乏價格波動以外的持續盈利能力。
       
      當前稀土產業鏈上的大量利潤被截留在國外擁有高端技術的企業手里。面對著成本上漲與利潤空間逼仄的雙重壓力,國內稀土開采企業和粗加工企業開始“被迫”向深加工領域轉型。
       
      事實上,很多企業也看到了企業對稀土深加工領域的拓展所帶來的豐厚利潤,并開始向深加工領域轉型。
       
      但是,大企業的帶頭,并不能掩飾我國稀土深加工行業技術落后、研發能力不強的硬傷。
       
      某業內人士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過去,我們都是賣原材料,不注重后端應用。1元錢的稀土原料,我們粗加工賣10元、20元,到歐美做成產品后,我們就要花1000元才能買回來。”正是這樣,反映出目前國內稀土深加工產業與國際同行間的巨大差距,也從側面反映出目前我國稀土行業仍處在主要依靠出售資源來盈利的現狀。與汽車工業、新能源工業等領域相似,國內大量的稀土企業僅掌握一些中低端的技術,而高端的核心技術被國外所壟斷。
       
      有業內人士這樣評價目前國內稀土行業的現狀:中國稀土原礦的開采技術可以說是一流的,分離技術也是一流的,但終端應用產品的核心技術卻幾乎全部掌握在外國人手里。
       
      “我們起步得太晚了。”磁鐵廠家的一些人士說,“有一些技術即使中國研究出來,但這些技術早已被國外的公司注冊了專利,我們的技術也不能得到廣泛應用。”以發光材料為例,全世界有2480多項發光材料的專利發明,而中國的專利發明不足1%。國外企業擁有高端的技術,自然會對國內企業設置技術壁壘。“一些稀土深加工所需的高端設備的價格非常高,國內企業很難有能力負擔。國際上擁有稀土深加工尖端技術的企業都不會把這些設備賣給中國企業,他們非常害怕中國企業掌握這些尖端技術。”
       
      據其介紹,目前國內稀土企業使用的設備多較為陳舊,深加工企業的加工水平還處在比較低端的水平上。“國內稀土深加工水平的確與國外的企業有很大的差距,即使是一些企業擁有了高端的技術,往往也不能得到國際買家的信任,他們可能更信任經驗豐富的日本企業。”
       
      高端市場缺失
       
      近年來,稀土在新材料方面的應用增長迅速,隨著節能環保不斷得到重視,稀土在永磁材料、儲氫材料、熒光材料、液晶材料等方面的需求增長確定。預計未來幾年,稀土消費量仍將維持8%-10%的增幅,到2015年,全球稀土需求將達到21萬噸,中國稀土需求將達到13萬噸。
       
      但是,目前國內的稀土高端應用市場相對缺失。稀土高端應用的核心技術多被國際大公司所把持,價格往往受制于人,高昂的成本令國內大部分應用企業難以承受,例如稀土永磁材料價格持續上漲,使得很多企業用不起稀土永磁材料,只好改用替代材料。
       
      除了技術壁壘等客觀原因外,我國稀土深加工行業發展緩慢也有國內企業主觀上不愿想、不愿投入的因素。資本的逐利性使之必然流向收益高、見效快的地方。很多企業熱衷于賣礦、賣初級產品這些“短平快”的收益方式,而對延長稀土產業鏈、搞深加工卻不感冒,即使是深加工,也只從事一些初級加工的工作。這也導致行業同質化問題出現,嚴重制約著稀土應用的發展。
       
      一個現實情況是,目前國內稀土加工企業多集中在釹鐵硼、發光材料和鎳氫電池三大行業,在其他高新技術產業應用方面少有涉獵。如此一來,必然造成低端產品的局部過剩,如江西就出現了氧化釔的大量過剩,進而加劇了稀土行業的不平衡。統計顯示,中國應用于高新技術領域的稀土還不到50%,而先天資源匱乏的日本將90%以上的稀土用于高新技術。
       
       
      “稀土的深加工將是未來企業的努力方向。我國有完整的工業體系,化工、汽車、照明等行業都需要使用到稀土新材料,如果僅依靠國外進口,將會使得材料成本較高,不利于這些行業的發展,因此,發展稀土深加工行業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 
       
      國家強調稀土行業整合、“做大做強”稀土產業,最主要的努力方向也是要向下游深加工產業鏈延伸。
       
      環保成本倒逼
       
      從稀土開采到最終應用大概可分為幾個環節:選礦-分離-深加工-應用。一般意義上的深加工是指“深加工到應用”的環節,也有一些觀點將“分離”技術中的高端提純和回收應用也歸納到深加工環節。
       
      選礦和分離環節是造成污染較大的環節。
       
      目前開采主要采用原地浸礦法,即直接從山上鉆孔,將化學藥劑通過孔灌入山體,再將稀土從山體中提取出來。雖然這樣可以保護地表40%~60%的植被,產生的尾砂也很少,但仍是兩三米挖一個洞,有毒溶液長期殘留地下,對地下的污染程度更深,時間更長。
       
      冶煉分離環節對環境也有很大的污染和破壞。據測算,生產1噸稀土氧化物要消耗7噸左右的強酸,稀土行業每年產生的廢水量達2000多萬噸,其中氨氮含量300mg/L~5000mg/L,超出標準十幾倍至上百倍。
       
      據業內人士介紹,稀土行業真正具有高附加值的鏈條是終端產品,大量稀土粗級產品出口國外,一定程度上也是把稀土資源的效益留在了國外,但是,環保的高昂代價卻要由國內來承擔。
       
      據贛州市委書記近期透露,贛州累計開采稀土25萬噸,占全國的70%。稀土開采留下了大片廢棄礦山及環境污染,大致估算,贛州治理稀土開采所帶來的污染需要投入380億元來治理。
       
      380億元的治污費用,是江西省稀土行業2010-2011兩年總利潤的四倍多。在2009年前,我國稀土行業一直利潤微薄,直到2010年稀土價格大漲,稀土行業才開始掙錢。這也意味著,整個江西稀土企業幾十年的利潤,都遠遠填補不了380億這個巨大的治污黑洞。
       
      中國稀土再豐富,終究還是一個不可再生的資源。加大力度研發稀土的深加工技術,將稀土資源加工成終端產品以后再賣出去,才是真正把資源變成了中國的。
       
      我國的稀土氧化物年產量長期占全球總產量80%以上。與國土資源部每年發布的指令性生產指標相比,每年超額開采量均超出指令性生產指標的50%以上,亂挖濫采現象十分嚴重。由于過度開采,盲目競爭,稀土出口一度賣成了“白菜價”。在過去10多年里,我國站在稀土資源的最上端,但沒有取得稀土的定價權。2005年,中國稀土年出口量比1990年漲了9倍,但價格卻下降了55%以上。
       
      由于中國稀土價格低廉,很多國家停止了本國稀土的開采,建立起戰略資源儲備制度,轉而從中國大量進口。美國、俄羅斯、澳大利亞的稀土儲量分別占世界的13%、19%和3.6%,但其產量卻均為零。日本也是中國稀土“賤賣”的直接受益者之一,有報道稱,日本所用稀土資源的87%來自中國。
       
      目前國家已開始意識到這一問題,在工信部近期出臺的《新材料科技“十二五”發展規劃》特別提出,要以提高稀土新材料性能、擴大高端領域應用、增加產品附加值為重點,充分發揮我國稀土資源優勢,壯大稀土新材料產業規模。
       

       

      ◇標簽:

      上一篇: 363億補貼節能產品 將直接利好釹鐵硼永磁行業
      下一篇: 稀土對日出口萎縮69% 三部門急定國際新政

      熱門點擊文章

      台湾娱乐中文网,久久久久亚洲AV无码去区首,午夜福利在线观看